本书是关于人际关系的,本书也是由人际关系发展而来的。在过去的5年里,随着生活的曲折,我旧有的友谊加深了,还迎来几十个礼物般的新的友谊。我学到的一件事是,如果你有需要,你就去找你的朋友帮忙,他们会珍惜帮助你的机会。这会加深你们的友谊,并创造了一个契机。在局势逆转之后,你可以帮助他们。在“致谢”的初稿中,我列出了这些宝贵的朋友的名字,但我担心遗漏了对我慷慨的人。所以,我只是对我全美国和世界各地的朋友说,你们知道我说的是谁。你们还记得那些漫长的晚餐、散步、读书会和沙龙,还有深夜的电话。你们知道我们谈论的事情是如何被注入本书的,你们了解我是如何努力地把我的朋友们的集体智慧注入这些页面的。

 

在最直接参与这个项目的人中,我特别感谢那些阅读和评论这份手稿的人,包括阿普丽尔·劳森、詹姆斯·希区柯克、艾米丽·埃斯法哈尼·史密斯、谢林·罗姆尼·加勒特、塞莱斯特·马库斯和皮特·韦纳。他们的忠告很高明,他们的忠告是无价的。我还要感谢玛丽亚·波波娃,她的脑筋急转弯博客是智慧和指导的源泉。
关于机构对我们的塑造,我在本书中叙述得可能还不够充分。我很幸运,我的生活与至少5种令人惊叹的生活交织在一起。首先要感谢的是我们所有的孩子。我在第八章写到了我的第二个家庭。让我多花一分钟来感谢戴维·辛普森和凯西·弗莱彻,还有萨拉·P和艾米莉亚,更不用说萨利亚、塔鲁克、玛德琳、克莱奥、基诺、纳比勒、詹姆斯、科尔科、克雷格、肖恩、贝拉、凯萨里、桑蒂、比萨、奇纳、努埃塔、阿扎里、布兰登、埃德,以及其他几十个人了。他们为我生命的这一阶段提供了陪伴、情感教育和音乐配乐。
第二个要感谢的是《纽约时报》。与我的专栏作家同行一起工作,就像在一台智能内燃机中间工作。你们知道在詹姆斯·贝内特和吉姆·道以及詹姆斯·希区柯克的带领下工作意味着什么。尽管表面上看起来,内燃机实际上不会爆炸。为我们的读者服务,是一项持续不断的谦卑练习,既愉快又痛苦。
第三个要感谢的是耶鲁大学。本书是我在杰克逊全球事务研究所教授的一门课程,该研究所主任吉姆·莱文森给予了我热情和坚定的支持。任何一位教授都知道,我们从学生身上学到的东西和我们教给他们的一样多;我当然也是这样想的。我还从耶鲁大学的同事那里学到了一些东西,特别是布莱恩·加斯滕、米罗斯拉夫·沃尔夫、史蒂文·史密斯、克里斯蒂安·威曼、托尼·克朗曼、斯坦·麦克里斯特尔、查尔斯·希尔和约翰·刘易斯·加迪斯。
第四个要感谢的是阿斯彭研究所。多亏了研究所的理事会,我才有机会在过去的一年里周游全美,见到了我见过的最鼓舞人心、最无私的人。我要特别感谢丹尼尔·波特菲尔德、埃里克·莫特利、吉姆·克朗、鲍勃·斯蒂尔、琳达和斯图尔特·雷斯尼克。最重要的是,要感谢我在“编织:社会结构项目”项目中的同事:汤姆·洛珀、阿普丽尔·劳森、谢林·罗姆尼·加勒特、克里斯尔·斯塔维斯、伊莎贝尔·索托、塞莱斯特·马库斯等等。
第五个要感谢的是企鹅公司的兰登书屋。这是我与这家公司合作的第三本书,我也是为数不多的对出版商除好话之外什么都不说的作家之一。威尔·墨菲把我带到了出版社。安迪·沃德以真知灼见和细心编辑了本书。吉娜·森特雷洛很想知道,我是不是在8年前就有点儿神神道道了,但我希望她对我的神神道道感到满意。科尔·路易森绝对是一位令人惊叹的事实核查人员。坎贝尔·施内布里-斯旺森以她一生标志性的精力充沛和才华,从事着她的研究工作。
我还想向其他几个人致谢。每个人都有自己的副业,而我的副业就是在广播和电视上做评论员。在过去的20年里,作为评论员,我有机会与马克·希尔兹共事。这是我一生中最大的福报之一。马克根植于他的承诺、慷慨的友谊、风趣的举止、工作中的聪明、公平和挑战性。
我的孩子们——约书亚、内奥米和亚伦——在过去的几年里也经历过坎坷和低谷,但他们已经成长为聪明、有爱心、成熟、知识渊博和强壮的年轻人。每次在他们身边闲坐,我都会感到一种纯粹的愉悦。每当我的孩子们达到人生的新阶段时,我总是想:哦,这是所有阶段中最好的阶段。我的母亲露易丝在我撰写本书的时候去世了。所以,我失去了最优秀和最严厉的编辑。我父亲以无私的优雅和愉快的心情,挺过了丧妻之痛。
最后,我想感谢安妮。本书的一个核心论点是,当我们身处山谷的时候,我们可能会被打碎。我们也可以被爱打碎。我对安妮的爱,和安妮对我的爱,感染了一切,温暖了一切。当人们试图描述她时,他们通常会选择同一个词:炽热。本书得到了安妮的光芒的温暖和指引,我的余生也将如此。

章节错误,点此举报(免注册),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,请耐心等待,并刷新页面。

您看此文用        秒

如若转载,请注明出处:《致谢-岚昕文学网》https://axcxa.com/junshi/100/5047.html

打赏
  • 打赏支付宝扫一扫
  • 打赏微信扫一扫